您当前的位置 : 首页 » 新闻中心 » 新闻头条

追记玉屏林业发展中心主任姚晔

发布时间:2021-02-25 09:09 来源: 玉屏网 访问量:


把爱写在绿水青山间

——追记玉屏林业发展中心主任姚晔


  青山肃穆,绿水含悲。
  1月15日17时许,姚晔因突发脑溢血,倒在了工作岗位上。经过两天的抢救,17日下午,因抢救无效,不幸辞世,姚晔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44岁。

图片

姚晔为群众担柴
  根之茂者其实遂,膏之沃者其光晔。姚晔,一个名字中带着光的人,他用行动,点亮山林。燃烧青春、甘于奉献的他是一个怎样的人?在他家人和同事朋友的讲述中,这位侗家汉子的轮廓逐渐清晰,形象也越来越鲜明。

“忙完这周就去医院”

  其实,姚晔的倒下是早有征兆的。
  在姚晔倒下的前几天,他的体检报告便显示指标不正常。对此,岳父陈力反复叮嘱他多注意身体,可他却不以为然:“我还年轻,这不算什么!忙完这周就去。”照常上下班。但意外却悄然而至,让人猝不及防。
  “等下谁去接大宝……下班后,我回来吃饭。”1月15日下午5时许,姚晔拨通了妻子陈洁的电话。
  下午5点40分左右,像往常一样,同事杨丽群到办公室喊姚晔下班后一起回家。刚进门,便看见姚晔脸色苍白,头上冒汗,随即上前询问情况,而姚晔只是摆手示意没事。
  “砰!”刚走出大门,杨丽群便听见办公室里传出一声巨响。转过头,姚晔已经倒在办公桌旁。随即,姚晔被120紧急送往玉屏人民医院。
  “等下谁去接大宝。”陈洁没想到,这一句话竟成了自己和丈夫的永别。18时许,正准备下班的陈洁,接到了姚晔同事打来的电话,“晔哥晕倒被送往医院了,情况有点危急……”来不及反应的陈洁,挂断电话,从玉屏第一中学奔往医院。
  手足无措的陈洁赶到医院,望着紧闭的抢救室大门,蹲在门前,双手紧握,不由得痛哭了起来。
  从那之后,姚晔便陷入了昏迷状态,被送往铜仁市人民医院,17日下午离世。
 

“绿水青山是我们的共同家园”

  我见青山多妩媚,料青山见我应如是。

图片

姚晔生前参与的退耕还林工程,如今已满是绿意
  1977年,姚晔出生在玉屏自治县皂角坪街道野鸡坪村,门前青山葱郁、绿水环绕。作为大山的儿子,高中毕业,姚晔考上了西南林学院林学专业,毕业后被选调到玉屏自治县平溪镇工作,2004年调入玉屏林业局工作,从此扎根这一行,一干就是17年。
  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,退耕还林工程,植被恢复、石漠化综合治理项目;天保工程管理中心主任,林业产业发展中心主任,林业局党建办负责人……翻开姚晔的履历,他的时间都在与林业打交道。
  “好山好水,需要有好的植被来涵养。”林业局党组成员杨明说,林业工作量很大,造林需要根据不同区域的具体情况,分别选择适宜的树苗及栽种方法。
图片
杨明回忆姚晔
  “每个项目点,每一块地、每一段路,姚晔都走到了。不走到,他心里不踏实。”造林绿化产业股(推广站)工作人员杨军和姚晔共事17年,回忆起姚晔的敬业精神,几次红了眼圈。他说,姚晔就像牛一样拼命工作。
图片
  为了保护青山绿水,姚晔不辞辛苦,却不得不忽略了家庭。“有时候,我真的觉得他把他卖给了单位。”岳父陈力对姚晔的“拼”,有着深刻感受,在十多年的工作中,姚晔经常是废寝忘食,饭还没有下肚,就急急忙忙出门上班去了。姚晔的车里有一个收纳箱,只要是下乡,收纳箱里都会塞满换洗衣服。
  冬春,是植树的最佳时节。为了保证能赶上时节种树,姚晔总是一个人驾着车,有时走上几十里的山路,深入林地,爬高山、穿密林,查看土壤、植被情况……进行全方位的考查。
  每每遇到不懂的问题时,他会一直“泡”在书籍和电脑前,查找资料,直至找到解决办法。
 

“他永远是冲在最前面的那个人”

  在林业局造林股负责人杨竣淇的脑海中,定格着这样的一个画面——一个魁梧的身躯,跪在土穴面前,双手用力地搓着泥块,认真而仔细。这一切,都让他很难相信,眼前这个人是“专家”,“手裂开了,就缠上胶布和线,继续干活。”
图片
  寒来暑往、早出晚归,姚晔的身影总是出现在植树造林的最前线。“不是在造林场,就是在去造林场的路上。”这是对姚晔最贴切的形容。只要是开始造林,每个月有一大半的时间都在乡下度过。在每次植树完成后,姚晔和同事要分三次对树苗进行验收,看树苗的生长情况。如果发现树苗枯萎,他都会拿上锄头去补种……他用他的细心,呵护着玉屏的每一分绿。
图片
  作为林业工作的负责人之一,姚晔深知自己责任重大。带着这股拼劲,姚晔在山间深处埋头一干就是十余年,为了青山常绿的梦想,他不怕苦,争当县内林业工程建设项目的铺路人,带领同事们踏遍玉屏的村村寨寨、山山水水,做规划、推广技术,主持参与全县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、退耕还林工程、植被恢复、石漠化综合治理等项目。
图片
  为保护森林资源,姚晔辛苦付出,换来了玉屏林业建设的成绩:2016年至2021年,五年的时间里,完成全域绿化人工造林3.8万余亩,并在2019年时获得“省级森林城市”称号。姚晔本人也先后获得全县“优秀共产党员”、全省“林地保护利用规划先进个人”、全县“行业标兵”等称号。
图片
  寒来暑往,种下的树苗越长越茂盛,荒山已然绿树成荫,但他却永远看不到这片青山绿水了。
  “他平常话很少,是一个喜欢用实际行动去证明自己的人。”提及姚晔,杨明的声音几度哽咽,“他业务水平高,对待同志、朋友犹如春天般温暖!他非常节约、勤俭,对于项目都是把关得特别严,从来不争名夺利,只要是为了单位好,他都会义无反顾地去做,从不后悔。”
  从同事的描述中,我们仿佛看到了——
  姚晔,高高个子,脸上时常挂着笑容,穿着朴素的衣服,奔走在山林里……
 

 “无法再归来的顶梁柱”

图片
姚晔父亲姚沅胜回忆过往
  “他总是在睡觉之前,检查一下我的闹钟调好了没,每天早上起来总是先把我送到学校,再把大宝送到幼儿园才去上班。”回想起之前的点点滴滴,陈洁的眼神略显得有些呆滞,在回忆,也是在思念。只有她看向两个孩子的时候,眼神才慢慢有了微光,神色才正常一点。
  现在,她都不敢打开姚晔给孩子布置的玩具房,只要一打开门,看见里面的地铺,陈洁都会睹物思人,一阵出神,姚晔和两个孩子在玩耍的欢声笑语还回荡在陈洁的脑海里,久久挥之不去。“这些玩具,都是姚晔买给孩子的,只要他下班回家,听到上楼的声音,两个孩子就会到门口迎接他,大儿子骑上他的肩上,小儿子要他抱,但是现在这一切都不在了。”刚说完,陈洁的眼泪控制不住地流下来。
  “姚晔非常爱他两个儿子,只要有一点点的时间,就到房间里和孩子们一起玩耍和翻跟斗,因为床上始终有一点危险,就把地铺铺在这里,两个儿子就在他身上爬上爬下的。”陈洁一边擦着眼泪,一边听着母亲说着这间“特殊”的房间。
  “姚晔话很少,不爱表达,但是却很关心我们老两口的身体,他总是会把我们在聊天中透露出来的事情,记在心上。”对岳父陈力来说,姚晔就像亲儿子。有一次,在聊天中,陈力无意提起想吃印江的杂粮馒头。一个月后,前往印江出差的姚晔就带回了杂粮馒头。
  “姚晔每个周末都会带孩子过来陪我们一起吃饭。”姚晔的父亲姚沅胜说着过往,突然,坐在旁边的姚晔母亲陆荷英忍不住哭出了声,她马上用手堵住了自己的嘴巴,不让声音出来。但是,眼泪却不断涌出,为了平复情绪,陆荷英冲出了房间,对于这位农村妇女来说,只有眼泪才能宣泄自己心中的疼痛、只有眼泪才能让自己暂时忘却、只有眼泪才能寄托自己的想念。
  他总是那么忙,过去,不管回家再晚,家人总会坐在客厅等他。而这一次,他们再也等不到姚晔回家了。


图片

在姚晔及所有玉屏林业人的共同努力下

“十三五”期间,玉屏完成全域绿化
人工造林

3.8万余亩

姚晔走了
但他用一生
守护、热爱的玉屏山林
树已渐渐成荫


我要评论
评论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