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 首页 » 新闻中心 » 玉屏视频 » 专题视频

“少小离家老大回”——玉屏洪加梅回家记

发布时间:2019-11-29 10:20 来源: 玉屏网 访问量:


11月28日晚18点40分许,铜仁南站的出站口门前,玉屏侗族自治县朱家场镇洪家湾村老人洪以才带着继子赵尤胜,以及玉屏民政局救助管理站的工作人员在寒风中等待着,站里即将出来的是洪以才走失30年的女儿洪加梅。

18点59分,双方终于见到了面。洪加梅脸上带着微微的笑容,眼睛定定地看着父亲,轻声喊着“爸爸,爸爸……”。洪以才紧接着答应下了。父女俩拉着手,洪加梅咧开嘴笑了,洪以才却忍不住眼里泛出泪花。

赵尤胜试着拿过洪加梅手里的塑料饭盆,洪加梅却躲过去,几番下来,洪加梅才把东西放开。这个举动,足以推知,洪加梅所受的苦难。

护送洪加梅回来的是河北省石家庄元氏县救助管理站的工作人员,他们把洪加梅要吃的药以及一些状况告知洪以才后,大家高高兴兴地上车回玉屏。

一路上,洪以才向记者谈起往事,不时伤心沉默,谈起如今女儿回来了,又高兴地笑开了。赵尤胜边开车,边向妹妹介绍如今玉屏的变化:“你看现在家乡的路多好啊,水泥路直通村里了,也修了高铁站,城里店铺满街都是。你肯定都认不得了……”

一番了解,记者才问清楚了洪加梅为何走失以及如何回到家的。

洪加梅大约16岁时,跟随姐姐去广州打工,两个月后,她写信告诉家里,她生病了。父亲洪以才借了几千元钱去广州看她。“12月17号到,在医院没找到人,钱花完了,23号才回来。人就没得音讯了。”洪以才记得很清楚。

后来,洪以才又收到信,洪加梅人在四川。“她出去时,家里没得电话,后来家里有座机了,联系上了,得知她在四川有女儿、儿子了。”洪以才说,后来洪加梅说要回来玉屏,到重庆时弄丢了钱,再后来就联系不上了。

这之后洪加梅去了哪里?元氏县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员介绍说,元氏县西富二村的一个五保户老人家陈平果(同音)在垃圾箱旁看到了正在找东西吃的洪加梅,看她精神状态异常,便将她带回家收养。此后,洪加梅一直住在该处。

今年11月中,陈平果去世,洪加梅在当地没有户口,无法享受政策,又无人照顾,冷饿交加,情况堪忧。幸得同村一妇女杨妹得空时带点食物接济。杨妹在询问洪加梅情况时,觉得她口音熟悉,后得知洪加梅是玉屏洪家湾村人。

这个嫁到元氏县西富二村的杨妹,其实是从玉屏田坪镇彰寨村嫁过去的,她哥哥在海南打工,通电话时说起了这个洪家湾的洪加梅。

某一天,杨妹的哥哥和一个工友摆谈的时候,说起洪加梅的事情。而恰巧,这个工友有个妹妹从洪家湾村嫁到了田坪镇彰寨村。几经波折,洪加梅的消息在一个个电话里传到了洪以才的耳中。

洪以才终于和洪加梅通上了视频电话。“她喊爸爸啊,她说她冷啊,饿啊……”洪以才说,“但是1000多公里的路啊,要怎么找到她,怎么接回来啊。”冬天了,女儿没人照顾,洪以才家里是又高兴又着急。

想起走失10多年的儿子洪加田是在去年12月通过广州市救助管理站、玉屏救助管理站的帮助才回到家的,洪以才一家人就联系了县民政局救助管理站的工作人员龙元华。龙元华在11月19日联系上元氏县救助管理站,对方马上找到洪加梅并接回照顾。

就这样,洪加梅在各方帮助下,回到了家乡。在县救助管理站办理好进站和离站登记后,龙元华嘱咐洪以才:“需要什么证明就来找我们,然后你们可以带她去办理身份证等。”

一路上,洪以才都在感叹:“多亏政府的政策好啊,她弟弟和她现在都回来了,一家团聚了。人已经回来了,不管怎么样,我们都会管她,我老了,但是还有她姐姐和弟弟。”

“她明天刚好46岁了。”赵尤胜说,家里的亲戚明天都会来,他们四姐弟都齐了,今年这个年也特别团圆。”

上一篇:  无文章信息
下一篇:  微玉屏更新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