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 亲

来源:玉屏网   时间:2019-05-14字号:    作者:伍洪勇 图片来源网络   

清晨,些许阳光透过了纱窗,我穿衣起了床,伸了个懒腰,握拳做了几个转身操,感觉清醒了许多,想到今天是母亲节,该回老家看看母亲了。

陈云元 摄

昨天电话里知道母亲饮水桶里没多少水了,我得去帮母亲拉水。

7点半左右,我在农贸市场买了几斤牛肉、两个小南瓜,还有几蔸白菜、芹菜和半斤红辣椒,开车出了县城。

早晨的风是清爽的,凉凉的浸入心脾,阳光稀释在树叶的空气里,被我连同氧气吸进肺部,让我精神振奋。

车开得很慢,特别是在上卓岭坡那一段,周围的植物在阳光下拼命地光合,我也完全把车窗打开,深深的呼吸,感受着大地母亲给予我的馈赠。

一路的青山绿意,初夏各种植物肆意地生长,不知名的小花点饰着路边的风景,鸟儿在快乐地歌唱。

路上不时有车辆交汇而过,也许都是去看母亲吧。

我的老家离县城不远,十几分钟的路程,我的车从松林间的公路驶出,便看到了生我养我的老屋。

老屋还是原滋原味的雕梁黑瓦,典型的侗家木屋,没有一点现代奢豪的流行气息,还是一味的老腔老调,默默地承载着祖辈的坚守。

我的母亲,一个人孤独地坐在屋檐下,手里端着一个碗,好像在吃早餐,看她吃得很专注。

“妈,你这么早,吃哪样哟?”

“小勇,你来啦!过早了没?”

“我买油炸巴吃了,车上还有几个,您要没?”

“你吃,我不要了,我吃烂菜饭。”

“你才熬的呀?”

“没,我把昨天的剩饭和青菜一起熬的,趴趴的,盖好吃了。”母亲笑着说。

“还有没?妈。”

“没得了,昨天没剩得好多饭。”

“你想吃就再熬点嘛。”

“算了。我买得点牛肉,等一下我们在灶上慢慢炖,炖趴点,您也多吃点。”我说。

“你又买这么多菜来做哪样嘛,屋里冰箱里还有蛮多菜,上次买的鸡都还没煮来吃,又买那么多白菜,哪个吃哟。”母亲看我提着菜进屋,又开始唠叨了。

“我没买好多,几十块钱的。我是怕你一个人在家没菜吃。”我怯怯地说。

“喊你们回家来不要买菜,你们要买,菜园的碗豆也长得蛮多了,我吃都吃不快,蒜苔也没得哪个去掐,我又吃不动,你们是拿钱没得销去了。”母亲唠起来没完。

“妈呀,我不就是给你买点菜来嘛,您就别老念了。牛肉我也在街上洗好的了,等一下管性炖就是了。”我摇着母亲的肩膀说。

“那你打电话给二哥和四哥们,看他们得来没?我俩个也吃不完。”母亲说。

“嗯,我等下给他们打电话。”

母亲放了碗,手里又端起了一个脸盆,“你坐一下,我去井边洗这几件衣服,洗完了我来烧火炖牛肉。”

“那我也去水库边钓一下鱼,回来我们一起弄饭吃。”我说。

“你去嘛,水库边空气好点。”母亲说完就躬驼着身子端着脸盆往井边走了。

母亲今年84了,头发全白了,眼睛不太好,全凭耳朵好使,岁月的“犁铧”在老人的脸上刻满了苍桑,自从父亲三年前逝去后,母亲便一个人待在老家,父亲刚去的那几个月,她也想来县城里,可是在县城的水泥碉堡里住了不久,母亲便想回老家了,她总是牵挂这牵挂那,心里根本不可能放下老家的一切。

“听说坎上三婆病了,我想回老家看看三婆。”“听说那头二叔的脚痛风走不得了,我想回家看看他。”“人家家家都田下秧了,我回家去把我家黄坳垅那丘田的破口掫起。”“我还是回家把那块菜园去挖出来,乱种点,也得点吃的。”母亲待在城里,没一刻安心,总是以各种理由想回老家去住上几天。

在城里住久了,母亲越来越不习惯城里的生活了,老是想回到老屋住,我们担心她一个在老家住不方便,生怕母亲生病了没有人知晓,再说了,母亲年纪大了,让人不放心。

可母亲非要回老屋住,几次都是不打招呼就自己坐车回去了。

母亲就是这么样一个人,脾气很倔,很要强,从不服输;在艰难的六、七十年代,母亲就是这样坚强地把我们兄弟七人拉扯大,并且都送我们走上了工作岗位。我真的很敬佩我的母亲。

岁月的磨难造就了我母亲坚韧的性格和良好的品德,母亲对我们要求很严,在我们小的时候,常常讲故事给我们听,教我们好好做人,用心读书,不要欺压别人,我们兄弟多,要团结一心,在许多个夜晚,母亲指着天上北斗七星说,“你们七姊妹,就像天上的七颗星,一个都不能少。”

母亲做事喜欢亲历亲为,她从不主动请别人做事,再苦再累的活,母亲都是坚持自己做,她常说,讨别人做了,自己就习懒了,所以母亲经常闲不住,衣服也从来不要媳妇们洗,即使有时感冒了,也是坚持自己洗,劝也劝不住。

我在水库边钓了一会儿鱼,鱼儿总是没来吃钓,一个人闲坐得慌,就回家看看母亲洗好衣服了没有,也想和母亲多说说话儿。

母亲不在乎你买好多东西回来,和她多说说话儿,她就特别高兴。

我回到家的时候,母亲已经开始在灶上炖牛肉了,不知道母亲从哪儿打来一些柑子叶和橘子皮,放在锅里和牛肉一起炖,香气溢得满屋都是,老远都可以闻得到香味,锅里放了好多汤,母亲说牛肉要炖久点才吃得动,锅里还放了些花椒和生姜,我看着锅里翻滚的牛肉,口水都流出来了,我抽了双筷子想去夹牛肉吃,却被母亲用锅铲把我的筷子打开了,“还没熟,吃不动。”

我和母亲一起看电视,听母亲讲电视剧里面的人物,我便成了母亲忠实的听众,这时候的母亲让我有些放心。

母亲不时地去灶边看柴火,我也不时地揭开锅盖看牛肉熟了没。

母亲又问我二哥和四哥得来不,我给母亲说,他们都没空,我陪你老人家得了,母亲眼里明显有些失落,但还是挺高兴的样子。

我陪母亲聊了个把小时的天,估计牛肉也快熟了,母亲揭开锅,用筷子把柑子叶和橘子皮拈出来丢了,又放些大蒜和烧糊的红辣椒,正宗的侗家风味牛肉就成了。

母亲很开心地用锅铲盛了一砣牛肉给我,“小勇,听一下,看吃得动了没?”

“妈,你先尝尝。”

“你先吃,肉应该熟了,牛皮可能还吃不动。”母亲找了一碗,直接把装有牛肉的碗递给了我。

我用筷子夹起牛肉就开吃起来,“妈,好香!”

母亲笑了,很开心,“好吃就多吃点。”

“牛皮也吃得动了,妈,你也吃点。”我说。

“你吃,我不饿。”

我用筷子在锅里选了一点比较好的牛肉,夹着送到的母亲的嘴边,“妈,你吃。“

母亲尝了尝,“嗯,熟了。”

母亲退了些柴火,又把锅盖盖上了,“再焖一下,才香。”

母亲又做了一盘凉拌莴笋,拌好料,夹了一筷喂到我嘴边,“小勇,你尝尝,看看有盐了没?”

“真脆,好吃。”我说。

“你爱吃辣子,我再炒点细细辣子,好下饭。”母亲又开始切辣子了。

没多久,一个主菜,两个小菜,我陪母亲过母亲节。

母亲不停地给我夹菜,她并没吃多少,母亲看着我吃,一直欣慰地笑。

饭后,母亲又洗了一个盆,把没吃完的牛肉装了,“小勇,这些你等下拿回去,你还可以吃两餐。”

“妈,这可不行,这些你明天可以热来吃,我不能拿回去。”我急了。

“妈吃不了这么多,我听一下味道就得了,你拿回去慢慢吃。”

最终我还是争不过我母亲,又把一盆炖好的牛肉和一小口袋蔬菜拿上了车。

“妈,你和我去玉屏吧?”

“妈就不去了,过几天我再来,我在老屋里,多陪陪你爸爸,给他一个念想。”

我想哭,真的,虽然父亲已经去世了有些年了,但母亲心里,父亲才是她的依靠。

我咽呜着说:“妈,那您自己注意点,有什么事或者哪里不舒服,及时打电话给我。”

“我晓得,我老了,没什么好担心的,你们注意点是真的,要注意自己的身体。”

“嗯。”

我噙着泪开着车慢慢离开了老家,母亲一直站在老屋门前送我。 “开车小心点啊!”

 

相关链接:

玉屏妈妈誓要把孩子背上大学

【玉屏故事】母亲的粽粑

编辑:尹雪梅    责任编辑:马吉    审核:龚永文

网友评论

发表意见

用户名:    
验证码:      发表            登录  |  注册
延伸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