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雨

来源:玉屏网   时间:2019-05-07字号:    作者:黄星   

烈日炎炎,一头水牛,在只剩淤泥的水塘里,拍打着尾巴,背上的泥干了一层又一层,它懒散地看着我,不像在询问我是否会将它赶走,也不像在怀疑我会占用它的“泥坑”,更多的是疑惑,疑惑我为什么不怕热,身上没有泥。

柏油路面上,离地三尺泛起的热浪,让人呼吸困难。夏天的太阳显得时而嚣张,时而内敛,可除了热,却再无其他。树上的叶,园里的菜,路旁的草,被太阳晒得垂头丧气,屋檐下,老母鸡正在用爪子刨着土,恨不得挖地三尺,降温消暑。树荫下,连蜻蜓也认了输,只敢贴着树荫处飞,生怕阳光灼伤了它脆弱的翅膀。

火热的太阳炙烤着大地,鸭子在水中戏水,一头栽进水里,迟迟不肯浮出水面,知了偷偷地躲在树干上,“知了,知了……”叫个不停,草地里,蚂蚱多得成灾,它们发出微弱而嘈杂的鸣声,抱怨着夏天的炎热。

夕阳西下,天气转凉,我和她坐在小溪岸边,晚霞映在身上,像极了新郎新娘。绿色弥漫的山群倒影在潺潺的流水上,随波逐流,衬着红似火焰的晚霞,好似一幅山水油画。我们光着脚丫,把忙碌了一天的脚放入清凉的溪水中,身体慢慢躺下,身后的嫩草支撑着我缓缓下沉的身体,发出咯咯的响声。夜幕降临,我与她无需言语,只是跟着星星一起眨眼,听着河水哗哗,惬意无比。

但,这只是去年夏天的回忆。现在,闭上眼睛,脑海中呈现的却还是在院子里堆雪人、打雪仗的场景,树与房屋都还是银装素裹的景象,我并不是要在本该畅饮冰镇饮料的夏日去回味冬天的气息,好让燥热的心有个自然凉的安慰,而是我感觉冬天并未走远。冷热交替让我无法辨别四季,只有雷声告诉我,春天到了,夏天也不会远了。

春雷滚滚,直接滚到了夏天,伴随着大风。我喜欢暴雨,喜欢它的粗犷豪放,倚楼听雨,狂风如万马奔腾声,惊雷似战鼓敲击声,雨声像战场的厮杀声,好不威风。我也喜欢绵绵细雨,小雨后的清晨,一颗露珠,顺着狗尾巴草的枝叶,慢慢地爬到叶子的尖端,挂在末梢上,被初升的太阳,照得翠绿,显得鲜艳欲滴,一只调皮的山雀,像山贼似的,叼起露珠就跑,然不知,那颗晶莹剔透的露珠,被这只贪婪的小鸟吓得摔倒在地,被地上的蚯蚓和小草品尝。

小时候,住的是瓦屋,每当下雨,总能听到滴滴答答的乐响。而现在,在钢筋水泥的丛林里,始终听不见雨精灵在瓦片上跳舞的声音了。生硬刻板的生活,缺了能让人感动的、平静的东西,而心,也在慢慢地沙化。

雨是柔弱的,自然敲不响那铜墙铁壁般的高楼大厦。但瓦屋不同,如同编钟,只要敲响,荡气回肠。雨势急骤,声音就像出征的将军在给士兵提升士气一般,慷慨激昂。雨势渐缓,声音也弱了下来,似解甲归田,后妻子对丈夫的细语,轻柔地沁入心底,情意绵绵。屋顶的瓦片似乎是专为雨设计的,就像大小不同的编钟有序的悬挂在木架上,等待着木槌的敲击,发出悦耳的声音。

回到家乡,那座熟悉的小木屋。恰逢小雨,雨声显然有些陌生了。它努力想要表达些什么,已无法理解,然而我却能从意识的最深处感受到它似曾相识。忽然,如梦初醒,原来,雨声便是过去的我,悄悄地述说着关于以往的故事,只是我,逐渐迷失了从前的自己罢了。

人生境遇不同,听雨的感受也就各异。听雨,仿佛就是在与以前的自己隔空对话,听他述说昔日过不去的坎以及对于美好生活最深的向往。

峰回路转,倒也终于懂得,我即是那只失群孤飞的大雁,一个人,关上门窗,躺在床上。天空乌云密布,颜色逐渐黯淡下来,我想,他可能又来了吧……

编辑:马吉    责任编辑:尹雪梅    审核:周正桁

网友评论

发表意见

用户名:    
验证码:      发表            登录  |  注册
延伸阅读